【博君一肖】出戏(一发完)

*又名《我疯起来连自己的醋都吃》

*战哥你到底爱我还是爱蓝忘机

*一颗破碎少男心的自述


/出戏



其实王一博挺平静的。




那边肖战还在对着镜头嘻嘻哈哈,如数家珍一样为蓝忘机吹着彩虹屁,丝毫没有注意到身旁的97年小朋友已经脸色铁青,嘴角抿成一个隐忍的弧度。




不生气,他一点都不生气。




自从《陈情令》开拍后,他们时常被来录花絮的导演组和各个媒体cue互夸对方,每每肖战夸不到他两句,就开始往蓝忘机这个角色身上扯,他被逼得简直想冲过去疯狂晃他肩膀大喊9981遍:“战哥你到底出戏了没有!我是王一博王一博王一博!!!”




呼——




他没有生气,他很平静。




王一博的手指暗暗发力,将掌心掐出四个极深的指甲印,面上还是无波无澜,十分自然地接住肖战抛来的问题:“江澄。”




肖战明显愣住了,追问的时候都有些结巴:“等一下,你说你留下江澄,然后把魏无羡扔到海里吗?”




“对对对对对!”王一博对他的反应很满意,语气也活跃了起来。




他们身上还穿着戏服,背后是云深不知处的后山小径,绿荫遮蔽下有无数细小的虫子在飞,仿佛置身剧中那个仙侠魔幻的世界里,但王一博偏偏要打破这个幻象。




肖战不知是气极了还是太过震惊,再开口的时候嗓子竟然发不出声音,只有一个干巴巴的嘴型在呐喊着“为什么”,盯着王一博的眼睛像是要冒火一样。




“因为你太吵了。”




肖战被他堵得差点翻出一个白眼,好半天才甩出一句暗含不满的:“呀!”




王一博小声用韩语怼回去:“뭐!”




两个人沉默着拉锯了好几秒,肖战才有些别扭地瞟了他一眼,视线转回没什么实质内容的台本上:“但是……但是这样不是很好吧……”




“有什么不好?”王一博的语气沉下来。




肖战依旧没有看他:“就是……以蓝忘机来说,他难道希望魏无羡话少吗?”




蓝忘机蓝忘机蓝忘机。




又来了。




王一博甩了甩厚重的假发,夏天过于炽烈的阳光晒得他浑身冒汗,哪怕面前就摆着一个小风扇,依旧无法抵挡从心底升腾而起的无名怒火。




不,他不生气,哪有什么好气的呢?




“我现在是以我来说。”




肖战被他有些奇怪的语气给唬住了,下意识地扯着台本,声调却不由得弱下几度:“你说以王一博来说吗?但是……”




台本没有救他,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问王一博的问题,他的声音几乎要低到收音器都收不到:“哦……是问王一博哦……”




然后扯出一个有些尴尬的笑。




王一博还没来得及得意,就被那点尴尬给刺了一下,突然提不起劲来,勾了一半的笑僵在脸上,硌得他有些难受。





大概是他的情绪不高表现得太明显,下了戏回酒店一看手机,发现好几个关系不错的演员都给他发消息,安慰他看开点,并邀请他一起吃宵夜。




剧组跑了十几公里才找到一家肯德基,带了好几个全家桶回来,在深山老林里清心寡欲了好几天的男生们像饿狼扑食一样蜂拥而上,把桌子围得水泄不通,王一博进门的时候,肖战正从包围圈里挤出来,手上还护着两个辣翅。




“蓝湛!这里这里!”他大咧咧地笑出两颗兔牙,一蹦一跳地朝王一博跑过去,将其中一个辣翅塞到他嘴里,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!便宜你了!”




王一博被塞了满嘴油,刚换上的白T恤也沾了点碎渣,他开不了口,正好免了打招呼的尴尬,便乖巧地站到肖战旁边,和他一起边吃边看那群人混战。




刚进组的时候,他们还不是很熟,为了尽快进入角色,私底下也是喊对方“蓝湛”“魏婴”的,但是他从很久之前就不再这么做了,肖战却没有发现。




“江澄!给我留一块!”肖战一直盯着人群的方向,眼见汪卓成拿着一包纸巾包着的鸡米花冲出来,立刻扑了过去,“就一块!”




汪卓成敢怒不敢言,深呼吸几下,还是忍痛割爱地丢给他一小块,肖战像得了什么新奇玩意一样小跑着蹿到王一博旁边,给他看那块比指甲盖大那么一点点的鸡米花:“想不想要?”




王一博没忍住翻了个白眼,抬腿就是一踹:“肖老师就拿这个诱惑我?打发乞丐吗!”




“嘿!怎么说话呢!这一小块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就算是满汉全席了!”说话间又塞了王一博一嘴的油,在对方有些闪躲的眼神中退开了些,“王老师今天辛苦啦,得有几十个小时没睡过觉了吧,黑眼圈都快掉到下巴了。”




王一博出门前刚洗了个澡,脸上是一点遮掩都没有的倦色,他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,语气如常地告别:“是啊,都要困死了,我先回去啦。”




“等一下。”肖战拉住他,从口袋里掏出纸巾,啪一下贴到他嘴上,“像个小孩子一样。”




除了蓝忘机,王一博最听不得肖战说自己幼稚,当下眼睛就瞪起来,沾了油的嘴粉嘟嘟的,倒是更像一个闹脾气的小朋友了。




肖战憋住笑,将他扯到一边:“说真的,你是不是心情不好?”




王一博眨了眨眼,一脸的无辜:“没有的事,你们怎么都觉得我心情不好,明明和之前一样嘛。”




肖战不跟他客气,手指一点,直接戳到他的眼尾,过薄的皮肤藏不住情绪,顿时红了一片:“这里,像要哭了一样。”




王一博抓住他的手指往下扯,咬着牙说不出话。




对,他心情不好,他很生气。




气肖战总是把他和蓝忘机混为一谈,气肖战透过他看到的是另一个人,气肖战拼了命去入戏却不知道喊cut之后就该做回自己。




最气的就是,肖战把他当蓝忘机,他却从没有将肖战当成魏无羡。




“怎么了吗?”肖战看了眼自己仍被他攥得紧紧的手指,素来比寻常人要亮上几倍的漂亮眼睛看着王一博,里面是满溢的关切。




是魏无羡给蓝忘机的。




王一博低下头,将肖战的手指包裹得更加用力:“战哥,你是不是很难出戏……”




肖战摸不清他这个问题背后潜藏的深意,只好如实回答:“是啊,我入戏慢出戏也慢,通常拍完一部戏要睡好久的觉,花上一段时间放空自己才行。”




“所以你现在是魏无羡吗?”王一博的手松了松,一向挺得笔直的腰杆微微弯曲。




肖战皱着眉,将手抽出来,扶住了对面人的手臂:“你到底想问什么?”




“我不是蓝忘机。”




王一博的头低得更低,肖战只看得见他因为用力而绷紧的下颚骨,恍惚间好像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小孩坐在化妆间里,明明垂着眼一副乖巧的样子任由工作人员摆弄,却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冷清气场,于是他犹豫过后,还是没敢过去打扰他,只记住了队友说的这个人跳舞特别厉害。




王一博很久没有对他竖起自己的保护壳了。




“你没事吧?”肖战往前凑近了一点,王一博却挣开他的手,直接转身走了,连余光都没有分他半点。




我不是蓝忘机。




这句话可以解读出好多层意思,肖战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最擅长猜测人心,可他有些不敢去猜。




有些东西是无药可救的,你不去戳穿它,还能骗自己长命百岁,一旦意识到了,那就是彻夜的疼痛和无眠,那时就算明知无药可救,你也会忍不住伸出手,去乞求一个生的机会。




太过狼狈,他不敢赌。




前一晚的不欢而散直接影响到了第二天的拍摄,蓝忘机和魏无羡的对手戏太多,他们避无可避,却连在镜头前都做不到看着对方,导演怒不可遏,临时换了场次,先拍其他人的部分。




“别给我把私人恩怨带到工作上来!给你们一个小时解决!”




俩人道了歉,在助理的陪伴下回到休息区,大家都看出他们有问题,纷纷找借口离开,留个空间让他们自己讲清楚。




王一博坐在椅子上发呆,蓝忘机的衣服是白色的,太容易脏,以往他坐下的时候会将裙子撩起来些,现在却像是忘了一样,任由下摆拖到地上。




肖战看了一会儿,实在看不下去,只好走到他旁边帮他提起来:“服装老师看到了不得骂死你。”




“谢谢。”王一博低着头不看他,半径两米内的气氛冰得能冻死一万只温宁。




他心里还是很难过,甚至开始有些讨厌自己饰演的角色。




“如果你没有那个意思,就不要随便去撩拨别人。”




被困在王八洞里的蓝忘机这样对魏无羡说过,那时的他深陷魏无羡给的无望里,明明自己也是谪仙一样的人物,对着魏无羡的时候,却时常生出一种仰望的卑微,现下的王一博也想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肖战。




“战哥……肖战。”王一博站起来,今天第一次直视肖战的眼睛,“我不是蓝忘机。”




他还穿着戏服,头上戴着蓝氏的云纹抹额,眼里却有蓝湛从不外露的渴望。




他想要面前的这个人。




想要肖战。




“我知道。”肖战笑了下,帮他把裙子上的灰拍掉,“战哥虽然老眼昏花,但还不至于分不清楚。”




王一博不信他:“你认真点好不好?”




肖战往常总在他面前毫无顾忌地撒泼打滚,但某些时候,他存心要玩弄成年人的把戏时,王一博会明显感觉到六岁年龄差所带来的鸿沟,这人像是立刻就能脱离幼稚期,站到离他很遥远的地方,少年心性藏得隐秘,只有不咸不淡的温柔敞亮着包裹过来。




他不喜欢这样的温柔和疏离。




太狡猾了。




回到片场的时候,两个人的氛围还是有些紧张,导演一眼就看出他们还没和好,捂着胸口顺了好几下气:“去就位!”




他们要拍的是在瀑布边打斗的一场戏,蓝忘机去抓魏无羡进藏书阁抄家规。




石头有点滑,表面凹凸不平,极难找到平衡点,王一博似乎不想离他太近,找定点的时候一直在往后退,看得肖战有些心惊。




“你站过来一点!”他还是忍不住开口提醒,王一博看他一眼,倒真的妥协了,往前走了一小步。




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还是有半米长,王一博转身的时候裙摆堪堪擦过他的小腿,像被虫子轻轻咬了一下,肖战心里一阵发痒,盯着那抹白色看了很久。




于斌拿着话筒追过来,拦住他们又要录花絮,肖战微微侧身,让于斌站到他们中间。




“觉得对方最像什么动物?”




“小鸡。”肖战笑得毫无破绽,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每一个字都在剜心,“因为蓝忘机啊~”




王一博的眼角抽动得厉害,几乎要在镜头前爆发:“你故意的?”




于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僵立在两个人中间,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只好干笑着打圆场:“那个鸡不行鸭也可……”




“肖战……”王一博的语气简直能用咬牙切齿来形容,他深呼吸几下,努力让自己平复情绪,“抱歉,我先去补妆,花絮下次补给你。”




他们好像一起卡在了一个狭窄的瓶口,互相推挤着,谁都出不去。




两大主演闹矛盾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剧组,对于特别紧凑的拍摄日程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,可是谁都不敢上前开解,只能尽量把他俩一起的戏份排到后面,先拍各自的剧情线。




“他们到底怎么了?”汪卓成一下戏就立刻凑过去八卦,于斌、刘海宽和宣璐等人早就讨论得热火朝天了,大家一边压低声音叽叽喳喳,一边用余光偷瞄还在努力工作的八卦主角们,深感自己肩上压着的重担。




于斌一张脸皱成了苦瓜:“我嗑的cp难道要be了吗!”




“不可以!”刘海宽紧跟其后发出灵魂的气音呐喊,“我们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!”




“大哥有何妙计?”朱赞锦凑过来,一对酒窝抿出阴森森的笑意,“不如我们……”




接到王一博生病了的消息时肖战还有些没反应过来,明明早上见到的时候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倒下了?可给他发信息的是师姐,按道理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,于是肖战一结束工作就匆匆忙忙赶回酒店,去敲王一博的门。




“Surprise!”一群人冲出来,彩带洒了肖战一头一脸。




????????




肖战整个人懵在门口:“你们合起伙来整我?”




“不是整你!是要给一博一个惊喜!他这几天连轴转,好不容易放半天假,不得好好为他庆祝一下!”




这有什么好庆祝的?




肖战一头雾水还没弄明白,就被强行塞进一个巨大的纸箱里,与他同伴的还有一只半人高的泰迪熊,师姐语重心长地嘱咐他千万别乱动,然后把盖子一关,就是啪一下的关门声。




世界清静,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分钟。




肖战后知后觉自己被卖了,如果他没猜错,待会肯定是王一博要来拆“礼物”,然后他就只能一脸尴尬地抱着熊冲人家傻笑,这是什么情深深雨蒙蒙的狗屎琼瑶剧情节?




然而还没等他溜出去,整个箱子就被一股蛮力给撞倒了,他的脑袋差点直接嗑到木地板,连人带熊被甩到床脚。罪魁祸首倒也不好过,王一博软绵绵地趴在瘪了的硬纸板上,脸红得可怕,似乎想爬起来,却根本使不上力气。




肖战赶紧把他扶到床上躺下,没有酒气也没有发烧:“哪里不舒服吗?要不要我叫人来看一下?”




王一博眼前还是一阵眩晕,闭上眼也无济于事:“那群家伙堵在我房间门口,非要我先转三十圈再进门,说有礼物要送给我……”




肖战内心一阵无语。




“你是那么好欺负的人吗?他们让你转你就转啊!”




王一博抬手遮住眼睛,嘴角又耷拉下来:“我都这样了,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。”




“行行行,是我太不善良了!”肖战随口敷衍着,起身去倒了杯温水,放在床头备着,“好点了吗?”




“没有。”王一博耍赖一样在床上扭了两下,“头还是好晕……”




肖战倒是很少见他撒娇,偶尔在微博上刷到他刚出道的时候和同队的哥哥们卖萌的视频,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,在心里暗叹果然小孩子还是没长大的最好玩,结果现在活生生的十七岁的王一博就在眼前重现,他惊喜得差点跳起来。




王一博没得到回应,身体立刻变得僵硬,幸好眼睛依旧被挡住,不用直面撒娇无人理睬的尴尬局面,于是动作极小地试图神不知鬼不觉挪回正常姿势。




“噗——”肖战却在这时候笑了出来,“王一博你故意的吗?”




故意被他们整蛊,故意到我面前来卖惨,故意让我留下来。




“你不也是故意的!”小年轻经不住这样的直球,睁开眼委屈又倔强地控诉起大人的不公,“明明知道我什么意思……”




他们之间偃旗息鼓了太久,猛一下又被逼到瓶口,肖战愣了好一会儿,突然有些忘记自己之前纠结的是什么了。




六岁的年龄差,相同的性别,见不得光的恋爱,太多人的期许……




怎么能要求只知道横冲直撞的小朋友去考虑这些呢,那他作为大人,就必须想得更加长远。




“无论如何”是最不负责任的四个字,他不敢轻易说出口。




可是王一博就躺在床上,被子盖到胸前,乖巧可怜又柔软地看着他,额前的碎发自然地散落着,在暖黄色的灯光下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狗。




“其实我那天没有在开玩笑。”肖战听见自己的声音,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温柔,“我真的知道,你是王一博。”




对你的好从来不是因为出不了戏,相反的,出不了戏是为了骗过自己,可以心安理得地对你好。




“那……”王一博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


巨大的泰迪熊被肖战从地上捡起来,塞进他怀里:“你的礼物。”




硬邦邦的塑料鼻子蹭上王一博的脸,他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,将泰迪熊放到一边,朝肖战张开了手:“我要这个礼物。”




“情深深雨蒙蒙里可不是这样演的,王老师怎么脱离剧本自由发挥了?”肖战笑得两颗兔牙明晃晃的,他俯下身,整个人扑到王一博怀里,压得他立刻惨叫起来,“怎么样,这个礼物是不是很刺激?”




“嗯,我很喜欢。”




/end

评论(31)

热度(3737)

©一只机智崽|Powered by LOFTER